当前位置: 佛事展>佛教文化>佛教美文>弥勒一乐怡千秋

弥勒一乐怡千秋

2017-05-20 来源:

北京故宫博物院藏布袋和尚(图片来源:慧海佛教资源库)

素好楹联,视为雅尚。这些年於工作之馀拉拉杂杂创作了数百副楹联,获了几次大奖,编入各种联书;随着年龄渐长,对楹联之爱好有增无减。今天我单表一下笑佛弥勒之趣联。余以为,这些佛联破解了不少社会与人生之谜,洞幽烛微,启人心智,哲理味颇足。

最早我吟诵的是杭州西湖灵隐寺天王殿里那幅妙联:“峰峦或再有飞来,坐山门老等;泉水已渐生暖意,放笑脸相迎。”细一端详稳坐殿中那尊笑弥勒,似在饱览人间沧桑巨变,笑迎世上纷争无数。佛眼看透大千,佛心普渡众生。妙语天成,发人深省。我去四川乐山市东凌寺见到专为大肚弥勒佛作的楹联:“笑古笑今,笑东笑西,笑南笑北,笑来笑去,笑自己原无知无识;观事观物,观天观地,观日观月,观上观下,观他人总有高有低。”这九笑与九观,穷尽人生哲理,又顺手拈来,独标逸韵,联写到这个份上,大约就进入了化境。再说我这个北京人多次拜读的北京潭柘寺弥勒佛龛两侧的名联:“大肚能容,容天下能容之事;开口便笑,笑世间可笑之人。”豁达中见幽默,简约中见深奥,此联家喻户晓,老少咸喜,堪为联中佳品。更为别致的是我在福州白云峰下涌泉寺里见到的弥勒佛楹联,直如口出,但意境深远,联曰:“日日携空布袋,少米无钱,却剩得大肚宽肠,不知众檀越信心时,用何物供奉;年年坐冷山门,接张待李,总见欢天喜地,请问这头陀得意处,是甚么来由。”名为咏弥勒,实为赞无神,点晴之妙,呼之欲出。湖南衡阳罗汉寺的楹联有些与潭柘寺楹联大同不异,究竟是谁套用谁,这个官司不好打,这个谜底无须揭。衡阳联曰:“大肚能容,问人间恩怨亲仇,个中藏有几许?开口便笑,笑世上悲欢离合,此处已无些许。”生动别致不亚於谭柘寺楹联,自有特色,自成一家,虽字面有些重复,亦无需苛求,只要启人思悟一些禅机与世情即为联中佳品。四川峨嵋山灵岩寺的弥勒联更与潭柘寺联出一辙,上联为:“开口便笑,笑古笑今,凡事付之一笑;大肚能容,容天容地,於己无所不容。”实为谭柘寺联的引申与阐释。还是昆明华亭寺弥勒联别有新意,另辟蹊径:“青山之高,绿水之深,岂必佛方开口笑;徐行不图,稳步不跌,何妨人自纵心游。”更是实话实说,一言以蔽之:成事在人。

笑佛弥勒胸怀坦荡,洞悉世态,熟谙人情,遍布各地的弥勒趣联,揭示了一个个为人处世的真经,世间百态,尽收眼底,生死百味,了然於怀。这些趣联构成了一道道瑰丽深邃的人文景观。让人感叹大千的多彩,生活的多元,更加珍惜生命,乐观生活。

弥勒一笑怡千秋。弥勒寺佛联妙趣横生,又意味无穷;反复咏读,可使人笑面人生,奋进不息。

Tags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