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佛事展>佛教文化>佛教观点>重视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 促进文化繁荣发展

重视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 促进文化繁荣发展

2017-05-20 来源:


云冈石窟(图:雨林雨)


银装素裹的武当山(图:夕阳)

编者按:

处理好经济快速发展与文化遗产保护之间的关系,是当今全球性的课题。一些国家和地区在经济取得快速发展的同时,许多历史悠久、独具特色的文化遗产却遭受着不同程度的破坏,面临着消亡的危险。6月16日至27日,第三十七届世界遗产大会在柬埔寨召开,大会对全世界具有突出和普遍价值的文化与自然遗产再一次进行了严肃审视。与此同时,为进一步加强我国宗教类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正确处理好保护及发展与利用的关系,6月26日,国家宗教事务局举办了“我国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现状及对策研究”专题讨论会,与会专家学者分别从不同角度就推动我国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等问题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中国民族报》特节选部分专家学者发言,以飨读者。

深入研究,推动我国宗教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  

国家宗教事务局副局长 蒋坚永 

重视和保护宗教文化遗产是当今全球性的课题。从欧洲到亚洲,宗教文化遗产都占据了重要地位,受到了高度重视。我国也一直高度重视包括宗教文化遗产在内的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工作,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取得了一定成效。据初步统计,进入国家级“非遗”保护名录的前三批项目中,仅佛教类就有包括少林功夫、五台山佛教音乐等在内的涉及50多个地区的40余项。

但我们也要清醒地看到,随着经济的全球化趋势和现代化进程的加快,我国的文化生态正在发生巨大变化,各类文化遗产及生存环境受到不同程度的威胁。当前我国宗教文化遗产保护仍然面临着许多问题,不容乐观,因而“我国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现状及对策研究”课题的重要性就更为凸显,值得花大力气做深、做细、做好。做好我国宗教文化遗产保护和利用研究工作,有助于更好地保护和利用宗教文化遗产;有助于推进宗教文化遗产领域的学术研究工作;有助于各种优秀宗教文化的继承、传播和弘扬;也有助于指导现实宗教工作。 详情<<<<

以科学正确的态度对待宗教文化遗产  

国家宗教事务局 韩松

我国的宗教文化遗产历史悠久、数量众多、分布广泛,在整个文化遗产中占有重要地位。保护和利用宗教文化遗产,我认为有几个方面要引起特别重视。

第一,要把握宗教主体性,充分认识到宗教界在宗教文化遗产创造、使用和保护中的历史地位和作用,对这类遗产的利用和开发,要切实尊重和保障宗教界的合理愿望和合法权益。

第二,加强调研与合作,对宗教文化遗产分布情况进行初步调查,适当梳理,为今后纵深研究奠定良好基础和确立基本框架。要联合宗教工作部门、宗教界和宗教学者,发挥各自优势,合力开展研究。详情<<<<

我国宗教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 

国家宗教事务局宗教研究中心

我国目前有5处文化与自然复合遗产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包括泰山、黄山、峨眉山与乐山大佛、武夷山、庐山。如峨眉山,山林寺庙和自然景观交相辉映,以其秀美的风光和浓郁的佛教文化著称。其自然和文化遗产具有很高的历史、美学、科研、科普和游览观光价值,是全人类共有的财富。再如武当山,更是多种文化遗产互动式保护的典型。武当山既是物质文化遗产(武当山古建筑),又是非物质文化遗产(武当武术),同时也是自然遗产(武当山)和文化遗产(武当文物)的双重聚集。俗话说:“天下名山僧占多。”这个特点显示了我国宗教文化对人与自然和谐的追求。

一般而言,文化遗产事业具有教育、科研、经济三大功能或作用,但宗教文化遗产的功能或作用更复杂,这与宗教的复杂性有关。党的十七届六中全会通过《中共中央关于深化文化体制改革 推动社会主义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提出“发挥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在促进文化繁荣发展中的积极作用”,“加强国家重大文化和自然遗产地、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保护建设,抓好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传承。”详情<<<<

加强道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活态传承” 

中国道教协会 孙常德

非物质文化遗产只有以活态的形式楔入民众日常生活空间,才具有持续稳固的生命力。道教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同样需要活态传承,以及能够使活态传承延续下去的自我生存能力。目前,道教的巡回、礼经、拜神等道场仪式,仍在海内外道教活动场所实际存续,保持着活态传承的顽强生命力。为了让活态传承向纵深开展,道教界还需要自觉担负起保护和传承的责任。

道教的非物质文化遗产,比如武当武术、茅山道乐等,其影响力和生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道教文化本身,成为中华文化不可分割的有机组成部分。加强对道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意识,在这方面还有很多工作要做。详情<<<<

浅论伊斯兰文化遗产及其保护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王宇洁

在非物质文化领域,伊斯兰教的资源也颇为丰厚。常见的比如庄严的阿拉伯语书法、精湛的回回医学和清真武学等。最为独特的则是被称为“小儿经”或是“小儿锦”的拼音体系。它借助阿拉伯语字母和波斯语字母来为汉语标音,曾广泛地运用于伊斯兰教知识的传播和学习,也在广大穆斯林日常生活中发挥重要作用。今天,随着教育水平的提高,“小儿经”逐渐退出了穆斯林的生活,但是它的出现和式微,见证了伊斯兰教在中国传播、发展的历史,也见证着中国穆斯林宗教和社会生活的进步历程。

伊斯兰文化遗产是中国宗教文化遗产中重要的一部分,也是中国多种宗教并存的现实体现,对其保护和抢救刻不容缓。与其他文化遗产相比,宗教文化遗产的最大区别是它往往是宗教神圣性的体现。对于穆斯林来说,清真寺是敬拜真主的神圣场所,这就决定了它与一些作为世俗空间的非宗教性物质文化遗产存在很大的差异。详情<<<<

处理好宗教建筑保护和利用的关系  

辽宁工业大学艺术设计与建筑学院 孙冰

宗教建筑保护地位应予以提高。中国宗教有久远的历史,因此,中国宗教建筑也普遍具有历史性。长期以来,宗教建筑保护和利用都依照文物部门的保护方式和手段进行。然而,宗教建筑有自身的特殊性,表现在宗教建筑除了具有与普通历史建筑和文物保护建筑相同的文化价值以外,还是进行各种宗教仪式和宗教活动的场所,是宗教历史发展及宗教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物质载体。由于这样的特殊性,宗教建筑的保护地位更应该受到重视,可以考虑单独列出“宗教建筑”保护,与“历史建筑”和“文物建筑”、“历史城市”等相平行。

宗教建筑要保护和利用双结合。宗教建筑的保护和利用不可偏废,应该找到一个合理的结合点,既要保护好,又要利用好。详情<<<<

Tags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