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佛事展>佛教文化>佛教禅修>西藏象泉河流域:沧桑信仰凄凉历史

西藏象泉河流域:沧桑信仰凄凉历史

2017-05-20 来源:

象河流域(图片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摄影:姜曦)

象泉河流域见证着西藏古文明的传奇:璀璨的象雄文明在这里发端,迎来盛世的古格王朝却在这里神秘消失,大海般辽阔的札达土林呈现着大自然的鬼斧神工,托林寺“108塔”在朝圣者虔诚的目光中傲然挺立……

象泉河又称朗钦藏布,位于西藏阿里境内,因其源头形状与象鼻相似而得此雅称。它发源于冈仁波齐神山脚下,源头海拔5300米,由大小18条河流汇集而成,全长309公里,在穿越喜马拉雅山脉后汇入印度河。

象泉河最大的成就,是在札达地区冲出了一块芳草鲜美、物产丰富的肥沃土地——象泉河谷,也被称为“阿里的粮仓”。象泉河谷是阿里地区主要的农牧区,以放养藏绵羊、牦牛为主,主要种植青稞、豌豆和春小麦。

或许正是因为象泉河的恩惠,它成为了当地人心目中的“神河”。在阿里,关于它的传说也广为流传,比如藏传佛经中就描述道:“冈仁波齐峰四周分别卧着雄狮、白象、骏马和孔雀四大神兽,它们因不忍看到阿里地区连年遭受旱灾,就从口中源源不断地喷出泉水予以解救,最后形成了现今的狮泉河、象泉河、马泉河、孔雀河。这些激流流过山涧峡谷和广袤平原,汇入浩瀚的大海……”现今,关于象泉河的传说被刻在了当地许多佛寺的壁画上,供后人瞻仰。

荒原上的托林寺(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曹立君)

札达土林、托林寺:静立在象泉河畔的远古忧思

象泉河流域是西藏西部最重要的古代文明发祥地,尽管曾经的辉煌已成记忆,但那凄凉的美感,仍令每一个过客难以忘怀。

地理学家认为,象泉河如同一条“生命之藤”,让阿里地区充满了生机。其中最突出的例子就是札达县——因为象泉河的哺育,这块被岩石环绕的蛮荒之地,竟呈现出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札达在藏语中意为“下游有草的地方”,是象泉河流域最著名的观景台,同时,也是阿里地区藏族民间歌舞的主要发源地之一,在该地盛行的“古格旋”舞已经有1000多年历史。

最能诠释札达之美的景色,是土林沟。

进入土林沟,人们会被眼前如大海一般辽阔的土林世界震慑:高耸的土林在骄阳下酷似一座座古堡和碉楼,一派苍茫而焦枯的景象。100多万年前的扎达土林是个宽500多公里的大湖,喜马拉雅造山运动使水面下沉,原先湖盆中的黄土被风雨长年累月地侵蚀和冲刷,最终形成了这片气势磅礴的天然土林雕塑群。现今的土林之下,全是密集的褶皱和沟壑,只要下一场暴雨,这条绵延30多公里的土林沟马上会变成一条“河流”,成为扎达县城的“护城河”。

穿过土林沟,“袖珍”的札达县城即刻呈现在眼前。这座小城空旷而安详,沿着光秃秃的土街一直走,很快就能看到托林广场上那尊具有标志性意义的大象雕塑,雕塑旁的托林寺,就是阿里地区人们的朝圣圣地。

11世纪初,托林寺由古格王益西沃主持修建,是西藏最早的寺庙之一。由于当时统治者的大力兴佛,这里成为了整个阿里地区的佛教中心。完好时的托林寺由迦萨殿、白殿、十八罗汉殿、弥勒佛殿、护法神殿、阿底峡殿、仁钦桑布译师殿以及众多僧舍、佛塔林构成,规模宏大。

令人遗憾的是,几百年来,因为自然和人为的破坏,托林寺昔日的恢弘格局已经很难窥见。目前,寺庙的外围沿象泉河畔仅残存着108座土质佛塔,被称为“108塔”。据当地人介绍,该寺初建时,佛塔达到了500余座,后因象泉河涨水造成坡地坍塌,大部分佛塔被毁。现今,为了挽留住这座历经千年沧桑的古寺,1996年,托林寺已经被列为了“国家一级文物保护单位”,并驻有专人维护……

清晨的阿里古格佛塔(图片来源:凤凰网华人佛教 摄影:曹立君)

古格王朝:300年前一夜间消失的神秘王国

象泉河流域的古文明遗址,不仅仅只有托林寺,而在众多遗址中,最为著名的是在札达县城18公里外的古格王朝遗址。

王朝遗址位于象泉河的南岸。一座高300多米的雅丹山体,就曾经是古格王朝的豪华宫堡。10世纪到16世纪期间,这座宫堡的规模曾不断扩大。从地面到山顶的这座大型建筑居高临下,气势雄壮巍峨。考古学家考证,整片王朝遗址的面积达到18万平方米,王国依山叠砌,包括300多座房屋,300余孔窑洞以及3座10多米高的佛塔,在各庙之内,还有大量的泥塑佛像和生动的壁画。

据史料记载,古格王朝是这样建立的:9世纪中叶,吐蕃王朝第九世赞普朗达玛被杀,他的曾孙逃亡至阿里地区。约公元10世纪,其后裔建立了古格王国,在历史长河中创造了灿烂的文明。

古格王朝以象泉河为中心,曾经鼎盛了近700年,佛教文化的发展在当时达到了巅峰。古格立国之初,鉴于吐蕃王灭佛而导致亡国的惨痛教训,古格王意西沃大兴佛教,亲自选派21名青年到克什米尔去学习佛教密宗的教法。意西沃在位期间,主持修建了古格王国大批重要的佛教寺院。

不过,这个曾经一度兴盛和繁荣的王国,竟在距今300多年前突然神秘地消失了。神秘王国的去向被称作“古格之谜”,至今仍是西藏十大秘事之一。

古格王国也就这样成为了专家学者研究的对象。关于它的灭亡有这样的说法:在1630年被拉达克王僧格南杰所灭。16世纪末叶,拉达克王利用西藏内部的混乱对古格宣战,以报复古格王对他家族荣誉的侮辱:古格王曾经拒绝了与其妹妹的婚事。战争整整持续了15年之久,直到葡萄牙传教士带来的天主教引起政权内部对立,僧侣们引狼入室才使强大的古格遭到灭顶之灾。

但可疑的是,从史书记载上看,战争造成的破坏并不足以将古格文明销毁得如此彻底。现今的古格遗址上,仅有十几户人家守着一座可供千人居住的大城市——这些人全都不是古格王朝的后裔。那么,曾有十万之众的古格人究竟去了哪里呢?

就此看来,古格文明和玛雅文明的消失有着同样的诡异之处。没有人能给出答案,人们只能站在昔日是绿洲,现今是戈壁和土林的象泉河畔,仰望着这浩大的古格王国遗址,钻进那神奇的无头干尸洞中,去想象那些可能存在的“真相”……

荒原上的牛头骨(图片来源:环球人文地理 摄影:姜曦)

穹隆银城迷踪:崇拜“大鹏金翅鸟”的象雄王国

与古格王朝一样湮没在象泉河流域历史中的,还有在西藏古文明里辉煌一时的象雄王国。

象雄,藏语的意思是“大鹏之地”。象雄文化是藏族文化的起源之一。据汉、藏史籍记载,象雄王国有属于自己独特的文字系统,曾先后建立过多个城池。象雄是雄踞于西藏西部和北部高原的一个强大部落联盟,公元7世纪,吐蕃王朝赞普松赞干布发兵将其击灭。

在历史文献中,象雄的都城被记载为“穹隆银城”。从上个世纪开始,探索者关注的目光,就开始投向象泉河上游一带规模宏大的古代遗址。其中,噶尔县境内的“穹隆银城”遗址和札达县境内的“穹隆银城”遗址让外界争议不绝:两者都是建在山体上的城堡遗址,而且都符合文献中记载的“穹隆银城”的地理条件。那么,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象雄都城呢?学者们争议不断。

穹隆银城,“穹隆”二字按藏语的解释,是大鹏鸟居住的地方。因此,部分前去探究的考古学家推断,这里的人们,曾经崇拜神话中的大鹏金翅鸟,而真正的象雄故都必定会在许多地方体现出对大鹏鸟的崇拜。

从札达县城经达巴乡前往曲龙村,再由曲龙村西头直下象泉河到达北岸,就抵达了传说中的穹隆银城遗址。在曲龙村里,巍然屹立着一座巨大的古堡,从地形位置上看,这座古堡的特征完全符合文献记载中的地理条件。西藏自治区社会科学院象雄文化学者次仁加布曾认定:这座城堡就是大鹏的形象。

此外,考古专家还在这个古堡发现了堆满动物骨头的洞窑。学者推断,当时象雄王国的国教有杀生祭祀的习惯,这些骨头极有可能是祭祀仪式后留下的。同时,当地还有一个三百平方米左右的广场,几十米高的巨大建筑群如同刀削斧劈,看上去气宇非凡,应该是王宫的所在地。

不过,从现有的资料上看,象雄王国的都城至今还无法被外界确定下来,这也不得不成为象泉河流域的又一件秘事。

Tags标签

推荐阅读: